追书神器“转正”上岸,转向正版付费阅读

追书神器,包括之前的书旗,以前都是盗版网络小说的大站,目前都已经转正,开始走向付费阅读。

追书神器

追书神器

——盗亦有“道”:解密网文阅读追书神器

网文界流行这样的说法,一次正版订阅的背后隐藏着4、5倍的盗版点击,某些小类别网文盗版量甚至能以百倍覆盖正版。据《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2014年,如果按正版计价,由盗版网络文学导致的行业整体损失近100亿元。

某位从业十余年的平台高层曾告诉记者,相较于各大平台的商斗,如今网文界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公敌:盗版,其中移动端为重灾区。

今年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启动了“剑网2016”行动,正式让“防盗”告别商业行为时代,开启了官方整治的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打击盗版的力量中存在着一股“改造”队伍,他们挟带着不亚于正版数量的读者,往“收费站”靠近,“转正”上岸。

曾被捧为网文第一app的追书神器不负命名,能通过全网搜索免费为用户提供海量小说,上架4年吸引了6000万用户。然而追书神器的成功建立在“盗版”行为上属先天残疾,使得创造了这款“现象级”app的团队始终遮羞于幕后。

今年,追书神器因为去盗版化而开始收费,此举一方面让老用户“不满意”,另一方面倒让团队有了走上台的勇气。

近日,追书神器的项目总负责项江江解密了“转正”历程。

没存一本书的“图书馆”

追书神器如今的总部在上海。

像许多成功案例一样,追书神器的序曲是一个技术团队的创业故事。2012年,四个喜欢小说的年轻人突然发现了网文读者群的痛点:正版阅读站点分散、跟踪更新体验差、整本阅读代价高。

需求指引创造力。两个月后,一款整合资源的网文阅读产品诞生了——这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用户通过关键词搜索,就能即时得到系统在网上抓取来的相关作品链接。简而言之,就是一次快、准、精的百度搜索。

为了确保抓取精准,搜索逻辑会指向需要收费阅读的、章节名吻合的链接,解码后重新排版呈现给用户。

项江江称,因此他们的服务器上几乎只有用户数据,没存一本书,而这似乎成为他们成功利用“符合避风港原则”免责的重要理由。

追书神器免责声明

追书神器免责声明

半年多的时间里,追书神器仅靠用户口碑就聚集了500多万用户活跃度,留存数据也很可观。原本兼职的四位创建人敏锐地发现了来自未来的信号,决定将追书神器做大,团队从四人组合扩大到二十余人,两年后从杭州入驻上海后,逐渐发展到一百多人。

2012-2014年间,互联网在国内初步普及,对版权的规范还不尽完善,受众对于知识产权的意识也未充分形成。视频、图书、游戏、软件等各类产品都有盗版,也因此滋养了后来的土豆、优酷等大平台。

团队分析,用户的基本诉求是免费,其次是关心书的质量好不好、内容是否完整、是否有错别字等等,大多数用户明确知道自己是在看盗版。而在团队自己看来,追书神器的模式更多的是一种提高阅读体验的技术手段,而非投机获利。

意外成功的互动社区

早期版本的追书神器功能非常简单,除了提供搜索、排行榜,还有社区互动等功能,这个功能后来成为其命门。

追书神器APP社区功能

追书神器APP社区功能

社区功能自2013年下半年开始上线,起初是为了帮助用户互相交流解决书荒问题,没想到聚集的书评量甚至能高过正版阅读网站,原因是,正版网站有管理员制度,会控制评论内容。而第三方网站不受阅读本身的利益控制,反而能包容更多批评性的言论,极大地激活了用户的参与度。

一片自由的土地相比牢笼更能催生人的归属感,久而久之,这个论坛成为一个奇观,日发帖三万多篇,数百万的盗版书读者在上面抒发着对书和作者的热爱。他们甚至还写出了追书神器官V和用户之间的同人小说。

值得讨论的是,一篇无偿的评介是否能兑换一次免费的阅读?在资源共享的前提下,读者与作者之间能否通过某种规则将劳动互相转换或者抵扣?如果能,那么收费将不再是正版唯一的注释,同时费用也不再是看盗版的托词。

2014年,净网行动打击了一大批“黄”、“非”,这一打击让主创团队意识到自己脚下的路在坍塌。此外,用户不断反馈书源的质量不佳,希望能引入高质量的阅读内容。追书神器在经历漫长的版权洽谈后,决定来个180度转弯,走向“正”途。

2015年,追书神器开始试推收费书籍,付费机制总体与行业保持一致,分为按字数收费和会员包月两种:千字五分,跟起点的价格一样;如果用户批量购买,比如包月购买,可以打折。

经调查,追书神器的用户以学生党、90后居多,年轻、活跃、有想法,但收入低。在试行收费阅读的同时,为避免用户锐减,团队增加了推广力度,同时以书币鼓励新用户加入。

一面是读者的低成本阅读诉求,另一面是商业的可持续性,这种在焦灼中批量逐步推进收费制度的状态,极似2005到2006年间几大网站自废免费阅读的游戏规则,冒着得罪读者的风险试行收费阅读制度,由此拉开了正、盗两版的距离。

追书神器收费章节

追书神器收费章节

项江江透露,从少量试行收费阅读至今已有一年,已基本实现全面收费。期间,由于大环境熏陶,用户对追书神器的“转正”早有心理准备,经过了一定的用户数据滑落后,如今已趋于平稳。

团队做过许多努力,比如推出优惠活动帮用户过渡到付费阅读;用户签到、分享、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机会获得书币,由此提高用户的付费转化。

全免费阅读的巅峰已经过去

项江江称,正版施行后阅读神器的盈利方式往付费阅读倾斜,其他部分弱化,比如有了订阅分成收入可使广告减少,让用户体验更好。此外,团队正在扩大编辑团队,通过人工精修图书,保证用户在阅读过程中没有错字和乱码等现象,并且保证7天24小时的客服团队随时解决用户反馈的问题。

对于未来,他认为,全免费阅读的巅峰已经过去,越来越多的用户接受并习惯付费阅读精品书。不同于从阅读平台转型为原创平台的掌阅,阅读神器暂不考虑原创,将稳定于小说阅读平台的角色,着力成为小说中的豆瓣网,集社交、娱乐、推书、阅读分享于一身。

目前,他们已开始给作者、书评人、达人做身份认证等,并邀请优质作者、书评人入驻写作。

“追书神器正在完成一次从盗版到正版的转型,或许它的转身能带走一大批用户同时‘转正’。”项江江说道。

值得指出的是,当我们谈论盗版侵权时,我们谈论的不仅是劳动成果的侵犯,更是市场规则的维护,尤其我们面对的还是网络文学这类新兴市场。然而,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节约”的,以传统出版、影视行业为例,至今我们所见打击盗版的最好成果并非灭绝盗版,而是正版与盗版量达成平衡。这非法但是合理,毕竟知识产权的概念还尚未在每个人的道德里生根。

有效打击盗版首先必须有法规指导,其次需要普知于民,最后要有等价体验,而最后这项恰恰险些被喊口号的商人忽视——如果一个平台无法提供用户相当价值的内容、服务,有何资格以商品经济的条例提出要求?传统出版行规尚以作者的稿费、纸张、印制等成本综合推算报价,网络文学作者水平不一,何以售均价千字五分?这是供方。

需方应留意享受盗版的便宜是短视的行为,长期、彻底地使用盗版非但不会让自己的消费进入一种“共产”的假象,还会因依赖而受制于盗版提供者。

在这个用户即资本的时代,新货以低价甚至免费的形式进入市场,蚕食掉旧货的蛋糕后,垄断资源、从编外转正的例子屡屡可见,滴滴打车就是其一。用户的习惯将成就商家的定价权,最后用户省钱的初衷也未必能长久,这就是贪婪于盗版体验的隐患。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转载PS:一篇洗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