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进了“组织”困惑犹存

网络文学已然走在不断变化的道路上,而网络文学的作者和依据其所形成的各种市场模式,也在激荡中不断找寻自己的定位。

——网络作家 进了“组织”困惑犹存

最近,网络文学又成了一个热词。月初,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新一届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主席团名单出炉,在刘震云、池莉、苏童等一众传统文学作家堆里,出现了一个人:唐家三少,这是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主席团里第一次出现的网络作家。而网络作家进入“主流”渠道越发已经成为文学界的“新常态”。从市场的拔得先机,到人气传播,到被认可和关注,网络文学已然走在不断变化的道路上。而网络文学的作者和依据其所形成的各种市场模式,也在激荡中不断找寻自己的定位。

作协网络作家大增 评奖或不再“陪跑”

此次作协代表大会一共产生了210位全国委员会委员,其中有8位网络作家,这也是第一次有如此多的网络作家进入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从1998年蔡智恒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爆红算起,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18个春秋。如今,每年上线作品超过100万种,国内各文学网站签约作者超过250万人。从早期付费点击到之后的版权出售,随着这些年影视、动漫、游戏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很多网络作家的年收入也达到“千万级”。

蔡智恒《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封面

蔡智恒《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小说封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网络文学作者的“低龄”也是一大看点,本届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最年轻的一位是年仅27岁的网络作家天蚕土豆,而进入主席团的唐家三少也是80后。在一些人眼中,“网络文学”代表着年轻、财富和新生力量。

这种变化似乎是“爆发”性的,这次会议过后,一些业内人士也认为,下一步,网络文学或许就要撬开主流文学奖的大门了,在此之前,大多数的网络文学作家虽然在“作家富豪榜”上攻城略地,但是在主流文学作品的获奖中,总是做“陪跑者”。进入“主席团”,或许标志着网络文学也在进入主流的评价体系中。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的会议中,也透露出这样的声音:作协的评论家们也启动开展了网络文学理论研究和评论工作。在此之前,网络文学大多数时候是作为一种“现象”被研究,多数跟传播学有关,而从文学的角度上得到认可,或者可以给其更为平等的待遇。

“严肃”与“廉价”仍在探讨 与传统融合困难

从唐家三少的“职务”变化,也可对网络文学在身份认可度上的变化窥得一斑,2013年,唐家三少担任了北京作协网络文学创作委员会的主任。2015年年底,中国作家协会成立网络文学委员会,唐家三少当选为委员。事实上,随着网络文学的日渐发展,近年来,浙江、四川等地相继成立了省级的网络作家协会。

在接受采访中,唐家三少甚至觉得网络文学经历了“夸张”的发展。他说:“网络文学从这十多年发展过来,收入增长了1万倍,这可能夸张了一点,因为十几年前的基础非常低。”

“再次来参加作代会,从另一方面真切感觉到网络文学的发展。上一届我们网络作家代表也就几个人,这次是成十倍的增长。”在他看来,中国的“传统文学界”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接纳、包容了网络文学,“但是我认为这绝不代表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之间会融合”。

虽然如此,但是对于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融合,唐家三少有自己的看法:“我们所说的网络文学其实是通俗文学或者是类型文学,而传统文学一般都是指严肃文学。严肃文学更多是知识性、教育性,是每一个人都需要的东西。我给通俗文学的定位是在大众紧张的生活学习之余,给大家带来一些最廉价精神享受的东西,而严肃文学会对你产生各方面的影响和帮助,两者的创作方向不同、与读者的关系不同。通俗文学的销量哪怕是严肃文学的100倍,它也永远无法取代严肃文学的作用。”

唐家三少及其作品《绝世唐门》

唐家三少及其作品《绝世唐门》

各地网络作协成立 网络作家有了“硕士点”

无论作家自身还是评论家对网络文学的定义和看法,仅从各地纷纷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也能看出网络作家地位上的变化。上海网络作家协会成立较早,而就在本月,有一个先验性质的举动使得网络作家在学术的研究有了较为明确的指向。12月13日,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上海研究培训基地在上海大学挂牌,同时上海研究培训基地第一期网络文学高级研修班也以首日论坛的形式开班。

此次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上海研究培训基地的创建,使得上海大学创意写作学科拥有了中国唯一创意写作双硕士点、博士点及博士后教研创作机构。将在适当的时候,开展网络作家的学历教育,通过定向委培、联合培养、共建实习基地等方式,开展网络作家硕士学历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是“作协”牵头,但是对于网络作家来说,“签约方”一方面承担收入,也同时管理学习。这次上海研究培训基地第一期网络文学(历史类)高级研修班的学生是由阅文集团、翼书网、天涯、17K、爱阅读、铁血、云起、掌阅、凤凰等全国各大网络文学机构选派的24名优秀学员,其中有语默然、汉风HF、千年老妖等作家。作协负责组织,而推送由“签约方”配合推送,也可以看到,目前为止,网络作家协会依旧未能做到如地方作协般“全覆盖”。上海作协秘书长马文运就将江浙沪一带称为网络文学的发祥地,2014年上海成立网络作家协会,到目前为止浙江省已经建立了省、市、县三级网络作家协会共10家,有将近700个网络作家协会成为各级会员。在全国来说,确实是走在前列的。

一方面“不务正业”一方面“多金”

对于网络作家来说,其实有了“组织”有着特殊的定义。在一些网络作家看来,“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之间的身份落差感普遍存在。大部分写手在被问及从事什么工作时,自称网络作家,会感到不够硬气。一些传统作家也认为,“网络作家就是比较低级,比较 注水 的,作品档次不够高。”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IP时代来临以后,大多数网络作家成“神”的重要标志,不仅仅是点击量,还有就是作品销量。对于不少网络作家来说,“出版一本书”是有着不一般的意义,这不仅仅是情怀问题,更是一种身份的认可。

据业内人士透露,和传统作家不同的是,网络作家大多不避讳自己的收入,甚至愿意炫耀自己的高收入。这可能让很多人觉得网络作者整体“素质一般”,但事实上,这反映着这个群体心理上的关隘。

“尤其是男作者们,从不回避这个话题。我在想,如果挣了几百几千元,自然不好意思。”网络作家月斜影清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分析这种现象,网络作家大部分宅在家里,一般亲友会认为你没正经工作,不务正业,没出息,“可他们要知道你待在家里也能一年挣几十万元,立马对你刮目相看。就算是宅男宅女,也需要社会认同和主流价值观的肯定。在当前的中国,有了高收入,就能被大家肯定和认同,尤其这收入是合法的血汗钱,所以成了网络写手炫耀的资本。”一方面“不务正业”,一方面“多金”,这也能看到网络作家在身份上的尴尬。

作协工作任重道远“贷款”“保险”有实际需求

实际上,除了能“有学历”“有身份”,全国各地的网络协会在撰写章程、开展工作的时候,都会给出长长的“工作清单”。在其中,确实有网络作家特别需要的内容,在网络作家看来,至少有两个可能关系到他们的生计问题:一是网络作品侵权、盗版现象比较严重,“维权”就是网络作协反复强调的;还有一个,就是帮他们跟影视、游戏行业“牵线搭桥”。

除此之外,由于大多数网络作家属于“自由职业”者,在生活中也会遇到诸多“困难”。毕竟,能够登上“富豪榜”的作者凤毛麟角,前不久,重庆网络作家协会统计,重庆有6万多网络作家,活跃的有2000多人,协会会员有140多名,预备会员有300多名。会员里,月收入5万元以上的有20多名,2万—5万元的有10多名,5000元以下的有10多名,而能成为会员的网络作者可以说是个中翘楚。网络作家当中“收入差距”是十分明显的。事实上,大部分刚开始在网上写作赚钱的作者收入并不高。绝大多数的网络作家也面临着买房、购车、养老保险等一系列现实问题,而“自由职业者”的身份也让他们在缴纳保险、申请贷款等问题上遇到困难。可见,身份的改变,依旧任重道远。

转载PS:论坛确实很多网络作家晒收入的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