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网络文学迎来变革黄金期

来自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马季的一篇关于网络文学现状的文章:网络文学迎来变革黄金期。

何堪《上垒吧!》小说封面(实体版更名为《投捕情缘》)

何堪《上垒吧!》小说封面(实体版更名为《投捕情缘》)

——网络文学迎来变革黄金期

2016年,网络文学步入第十八个年头,岁末唐家三少的名字出现在中国作协九代会主席团名单中,预示着网络文学已经由一个少年长大成人。其实,社会各界对网络文学的期许早已在一系列的活动中有所显示,7月,50余家文学网站负责人和网络作家代表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了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新闻发布会。9月在广东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网络文学论坛,群贤聚集;继浙江、上海、广东之后,重庆、江苏等省市成立网络作家协会,蓄势待发。在宏观上,网络文学迎来了大融合、大变革的黄金期;在微观上,网络文学的边界逐渐清晰,主流价值导向下的IP值与文学值成为衡量作品优劣的标尺。

现实题材再放异彩

现实题材网络文学作品一直深受读者期待,近年来虽然表现不俗,却仍然存在线下红火线上不热的现象。2016年,职场小清新文成为网络文学的亮点,如晋江文学城的《上垒吧》(何堪著),以女性球员自强自立谋求职业发展为切入口,反映了棒球竞技行业在国内的发展状况,是难得的女性热血竞技题材作品。作品中塑造了大量可亲可爱的人物,数百名角色脾性各异、栩栩如生。云起书院的《美人为馅》(丁墨著),讲述的是灵动果敢的女警花白锦曦和天才刑警韩沉的悬疑爱情故事。在曲折的案件侦破过程中,二人之间误会不断,可谓不打不相识。这类作品延续了《欢乐颂》《翻译官》现代职业加曲折爱情的叙事模式,为读者打开了关注现实之窗,文学的力量在网络中不只是虚拟的存在,而是真实可感的壮阔图景。

今年阅文集团组织的网络原创文学征文大赛,共收到现实题材参赛长篇作品5755部,提交签约的达到了150部。这些作品所采用的是读者最为熟悉和喜爱的文学类型,在内容上涵盖了改革历程、社会热点、生活变迁、文化传承、职业生涯、个人奋斗等,折射出互联网时代当代中国多元社会的众生相,其中《复兴之路》和《相声大师》等作品脱颖而出。《复兴之路》以国企改革为背景,讲述了陶唐率领员工为重振濒临破产的企业所作出的努力和牺牲,并由此深入探讨国企振兴之路。与上世纪80年代改革文学有所不同的是,小说面对新城建设带来的机遇,面对亲情、友情和恋情的困扰,刻画了现代企业员工的生存现状。《相声大师》则是一部民间叙事作品,以丰富的民间曲艺知识吸引读者,通过民间艺人在师父言传身教中,依靠天性中的纯正善良而成长的历程,提炼出民间社会尊师重教、诚信可靠、有情有义的为人之道。

困惑之中开辟新路

从前年开始,IP成为网络文学的热门话题,一时间两者似乎画上了等号,这当然是一种错觉。网络文学是一种文学样式,而所谓IP则是网络文学被开发后的某种商业形态。IP的研发的确对网络文学发展具有推动力,但忽视了文本深耕,IP必然是一个不落地的空头概念。通过影视开发的IP,在热闹了两年之后,今年下半年迅速降温,相比2014年的《古剑奇谭》、2015年的《花千骨》《盗墓笔记》,今年的IP开发雷声大雨点小,言过其实的宣传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现象级作品始终没有出现。比如《幻城》,一面是高达3.6亿元的制作成本,另一面是被观众吐槽的“五毛特效”;同样,《九州天空城》也被吐槽“蓝色美瞳是奇幻剧的标配”。IP开发的忽冷忽热,直接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创作走向,因此文学网站希望能够在一定范围内主导这一趋势,使得网络文学文本与IP之间形成无缝对接。2016年,阅文集团试水动画片《择天记》,并同时将《择天记》与《回到过去变成猫》《从前有座灵剑山》3部作品进行影视改编,目的是树立和创建IP新标杆,厘清泛娱乐产业的概念。阿里文学与黑岩网联合推出“IP联合开发”战略,也是为了扶正IP源头。借助网络文学核心内容与影视、游戏、动漫等互通,共同构成泛娱乐生态体系,彼此带量,是未来网络文学市场发展的主要方向。IP开发已经由独乐乐时代进入了众乐乐时代。显然,仅凭文学网站一己之力,恐怕难以实现IP的优质化。

那么,如何才能把IP的相关人真正捆在一起?最常见的方式自然是协议,但协议双方难免会以各自的利益为重,如果目光放远一点,基于资本的纽带,以共同创业的方式建立互动关系,才有可能实现共赢。因为在这个体系里大家目标一致,相互取长补短。这种基于IP开发出最大商业价值的合伙人制,或许是互联网文化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遭遇瓶颈谋求变革

目前的网络文学虽然总量还在上升,但内容创新也面临很大的压力。玄幻、仙侠和都市三大类型稳居前三,今年有猫腻的《择天记》、耳根的《一念永恒》和丛林狼的《最强兵王》领衔,相对于前两年,作品的总体水准未见提升,文学类型创新进入了平台期。反而是网络文学的抄袭、剽窃现象屡禁不止,电视剧《锦绣未央》火爆播映,原著《庶女有毒》却被举报抄袭了200多部网络小说。去年的热播剧电视剧《花千骨》原著《仙侠奇缘之花千骨》也被人指出有抄袭多部网络小说之嫌。网络文学陷入瓶颈期已是不争的事实,大约在一两年之内仍将延续这一状态,暂时的迷茫并非不利的征兆,恰恰说明网络文学正在酝酿总体的提升。理论批评赶在这段时期全面进入网络文学,主流媒体与学术期刊对网络文学的关注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文本批评在其中占据了相当的比重,网络文学逐步进入经典化的轨道之中。

同时,有一个现象值得重视。互联网用户群当中二次元用户逐年攀升,2016年11月已达到2.82亿,预计2017年会呈现高速增长用户将达到3.8亿。二次元最早始于日本动画、游戏作品,因其画面是平面二维空间,因此被称为二次元。二次元类作品由二次元概念衍生而来,是针对二维空间而创作出的文学作品,故事相对简单,但生活趣味更加浓厚,读者对象是喜爱动漫的“95后”和“00后”一代,主要文学类型包括:动漫、穿越、游戏、同人、校园、科幻、奇幻等。这类作品想象力强,作者通过对现实的场景和人物进行文学加工,具有强烈的画面感,带给人较强的阅读冲击力。每一次市场变化都将大力推动网络文学的创新与变革,未来两三年包括小说、漫画、动画、游戏等二次元类作品将会紧密互动,由此而产生一波新的网络文学浪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