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未央》抄袭引热议:莫让抄袭耗干网络文学泉源

近期热议,电视剧《锦绣未央》热播,但是该剧原著网络小说《庶女有毒》涉嫌抄袭上百位作者的200多部小说的事件也闹得沸沸扬扬。

电视剧《锦绣未央》海报

电视剧《锦绣未央》海报

事件始末:

是IP难免“挨批”,古装连续剧《锦绣未央》正在热播,却被爆出原作小说《庶女有毒》(后改名《锦绣未央》)涉嫌抄袭200余部小说。部分“被抄”作者有意愿联合起诉,知名编剧余飞更是微博发文称,已筹资近十万元,支持被抄作家维权。

电视剧《锦绣未央》改编自网络小说《庶女有毒》,小说作者秦简,原载于潇湘书院。秦简近几年一直身陷侵权旋涡,第一次被指涉嫌抄袭是在3年前,由一个网友爆出,秦简次日做出强硬回应,拒不承认抄袭,并表示读者列出的证据 “根本就是修饰性词语,在任何一个作者文中都能找到类似的话”。

当年《庶女有毒》以《锦绣未央》之名出版了实体书,然而网友并没有息事宁人,很快又制作调色板对比出《锦绣未央》节选与作者无声悄然的《香墨弯弯画》的近似度。秦简随即发表道歉声明,称自己只是借鉴模仿了一些描写,但拒不承认抄袭。并控诉网友制作的调色盘有拼凑之嫌。

秦简《庶女有毒》小说封面

秦简《庶女有毒》小说封面

2013年8月25日,潇湘书院发布了公告,称《庶女有毒:锦绣未央》一文“确有借鉴行为”,要求秦简删除借鉴部份语言描述,对作品进行整改。然而公告发布之后,秦简只字未改,小说也未被锁文。有部分作者、读者举证质疑这是潇湘书院在包庇秦简,却被潇湘书院公告反问:“你敢保证你的作品里每一句话都是你首创的吗?你敢保证百度里绝对找不到和你任何一句话类似的内容吗?”

据据微博@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爆料,8月《锦绣未央》签约改编影视,这正是抄袭争议最甚嚣尘上的时候。而这场风波后,作者秦简也消失了。

如今的秦简用本名周静在于正手下从事编剧工作。2014年,其参与编剧的电视剧《美人制造》因涉嫌抄袭周浩晖的小说《邪恶催眠师》,被周浩晖告上法院。本月法院一审认定“电视剧《美人制造》对小说《邪恶催眠师》少量元素的使用属于借鉴构思,不构成实质性相似”,驳回了周浩晖诉讼请求。周浩晖表示不服一审判决,已上诉。

2015年8月12日,微博@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在微博上发布了近百名志愿者历时2年多制作的“调色盘”,将《锦绣未央》与被抄袭的作品进行比对,认为秦简抄袭209本书,全书294章仅9章未抄袭,多为整章复制。其中不乏名家名作,比如江南的《缥缈录》、琼瑶的《梅花烙》、温瑞安的《逆水寒》,甚至包括豆瓣天涯上的帖子。网友制作的调色盘显示,部分抄袭文和被抄袭文的相同处几乎一字不改。

网友制作的“调色盘对比”

网友制作的“调色盘对比”(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这个抄袭事件从网文圈蔓延到了影视圈,引起了编剧们的关注。在今年2016年7月6日编剧汪海林发布了一条微博,指责业内将有抄袭嫌疑的《锦绣未央》拿来改编。

汪海林微博揭露抄袭

汪海林微博揭露抄袭

与同行以及读者对抄袭事件的巨大反应不同,涉嫌被“抄”的众多作者至今却鲜有公开发声。

今年11月《锦绣未央》开播,汪海林、余飞等人频繁发声抵制抄袭。余飞称:“有人怕输,有人怕浪费时间,有人觉得赔不了多少钱,有人因为自己已经是大腕而不屑为之,有人自己本来就有抄袭嫌疑……种种原因导致这桩案子的联名起诉异常艰难……不用做工作,编剧们就已经有数十人站出来,自愿资助网络作家们维权。目前已经募捐近十万元,足够支付前期的律师费、诉讼费、公证费等相关费用。证据整理工作结束之后,接下来就会立案,正式进入诉讼程序。”

而至今,影视制作方并未作出任何回复,而潇湘书院也于近日下架了秦简的所有作品。

北京日报评:

——莫让抄袭耗干网络文学泉源

随着电视剧《锦绣未央》的热播,三年前的一档“网络文学公案”再次回到公众视野。据悉,该剧原作《庶女有毒》涉嫌抄袭上百位作者的200多部小说,乃是作者靠着蜜蜂采蜜般的不辞辛劳而拼凑出的一部“新作”。三年间,该作争议不断,网友围堵、作者道歉、网站处罚,但一切都没有影响其商业变现:小说6册均付梓出版,也顺利被改编成电视剧,还刚刚收获了双网第一的收视佳绩。

时下,抄袭在网络文学圈似乎已司空见惯。远的不提,近些年改编自网络小说的不少热播剧,原作品都不同程度地遭遇过抄袭质疑。而讽刺的是,这些作品都展现出不俗的吸金能力,从作者、编剧再到出品方,都赚得盆满钵满。在泛娱乐行业,网络文学作品已经成了核心资源,除了文字本身,还可以改编成电视剧、电影、游戏等,有着巨大的跨界增值空间。在商业利益裹挟下,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都不同程度对抄袭选择性忽视,纵容带有原罪的创作获利,损害行业的长远前景。

侵权成本低、举证维权难,是网络文学抄袭之风盛行的主要原因。电子书写的时代,文学“创作”渐成复制粘贴的机械化生产,更让伏案写作的原创者在维权路上苦不堪言。以《庶女有毒》为例,质疑其抄袭的志愿者们,耗时近3年才完成细致的比对工作。而“模仿”、“借鉴”、“拼凑”等隐性抄袭,则更难界定。许多抄袭案例,往往陷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终不了了之。一些原创者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维权成功,但因为耗时过长,等打完官司,抄袭者的书也卖了、改编的电视剧也播了,不痛不痒的道歉、赔偿难有震慑。

网络文学的产业链条涉及多方,从文学网站到影视编剧等相关方,都应该拿出坚决态度抵制抄袭,鼓励原创,而不是为了市场效益,一味纵容,甚至追捧。目前来看,光对抄袭行为进行道德谴责,恐怕用处不大。刹住抄袭之风,需要更严格的行业规范,堵住抄袭作品流向市场的渠道;也需要在法律上明确判定规则,破除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空间。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如若抄袭继续盛行,网络文学便将成为一泉无源之水,终会枯竭。

转载PS:据论坛网友说是用某种软件抄的,该软件可以自动摘抄网上各种文字段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