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周知道:网络小说与评书的对比,网络文学都是垃圾吗?

文章原题直接一句“网络文学都是垃圾吗?”有点标题党。主要还是在讲评书和网络文学的对比,得出的结论还算乐观。

网络文学创作

网络文学创作

来源:南周知道
作者:金何

——网络文学都是垃圾吗?

现代的网络文学,比如《鬼吹灯》和《盗墓笔记》,想必喜欢的人,都不会去研究作者是如何整理文本结构的,喜欢的大众都是被其中的故事深深吸引。

但作为盗墓类网文的开山鼻祖,《鬼吹灯》在对话、环境、心理等描写上,与传统评书文本类似,过度的重复和啰嗦。

网络文学都是垃圾吗?

说大鼓书的:《武松景阳冈打虎》

说大鼓书的:《武松景阳冈打虎》

土场上一群人,围坐在一起,中间一个说大鼓书的,唾沫星子四溅,不时有叫好声响起。说的啥呢?——武松景阳冈打虎。

评书是最接地气的一种文学艺术形式了,水浒最初的流传,也是以这种说书的形式在民间传播。古代没有电,自然不会有现代的娱乐文化,评书和戏剧,就是当时的快餐文学形式。水浒以最接地气的方式在民间流传,仍挡不住它最后成为四大名著之一。

评书是通俗文学范畴,但通俗文学不见得就不会出现经典之作。如今的四大名著,在它们所处的时代,都是俗到家的文学,而几百年过去了,现在被人们不断称颂和研究,有关电影电视剧的改变,也是一部接着一部拍。

这不仅让人想起如今的网络文学,曾在几年前,某位文学大家公开表态成,网络文学99%都是垃圾。类似的网络文学垃圾的观点不少,因为没有内涵,语言直白,网络文学现在只是顶着快餐文学的头衔。虽然传统的文学艺术近年来开始逐渐改变态度,不少网文大咖也加入了传统的作家协会,可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之间,始终还存在着一道无形的鸿沟。

同样作为通俗文学的范畴,网络文学和过去的评书,倒是有几分相像。

第一,网络文学和评书的文本都很长。

我们知道网络文学动辄上百万字,这么长,无非是增加可读性以及换取稿酬。网络文学为了拉长文本,中间不必要的废话很多,评书写作的废话也不少,评书写作的废话体现在人物描写和风景描写上。以水浒为例,第一章洪太尉去龙虎山请张天师,中间关于沿途风光的描写,就很啰嗦。

“青松屈曲,翠柏阴森。门悬敕额金书,户列灵符玉篆。虚皇坛畔,依稀垂柳名花;炼药炉边,掩映苍松老桧。左壁厢天丁力士,参随着太乙真君;右势下玉女金童,簇捧定紫微大帝。披发仗剑,北方真武踏龟蛇;趿履顶冠,南极老人伏龙虎。前排二十八宿星君,后列三十二帝天子。阶砌下流水潺。墙院后好山环绕。鹤生丹顶,龟长绿毛。树梢头献果苍猿,莎草内衔芝白鹿。三清殿上,击金钟道士步虚;四圣堂前,敲玉罄真人礼斗。献香台砌,彩霞光射碧琉璃;召将瑶坛,赤日影摇红玛瑙。早来门外祥云现,疑是天师送老君”。

类似大段大段的描写,在书中比比皆是。当然,这种啰嗦的描写采用的还是骈体文,所以虽然啰嗦,但是看起来还比较高大上,因为读起来朗朗上口。

不过,你千万别以为所有的评书文本都这么高大上,有些评书文本中的描写不但很啰嗦,而且也摒弃了高大上的骈体文,采用了直白的叙事方式。比如评书艺术家刘林仙整理的《薛丁山征西》,文本的描写就很拖沓。其中唐王李世明前往校军场的描写:

二主唐王李世民,登台拜帅出京城。乌金盆中净龙面,龙须汗巾沾干净。一幅尧舜帝王像,禹背汤肩福禄增。头戴一顶冲天冠,身穿龙袍绣团龙。腰中系着攒珠带,无忧朝靴二足登。皇上步出金銮殿,身后太监簇拥行。宽宽举步登龙辇,文武百官陪主公……

这还没完,后面还有24段半句,12段整句,笔者不再一一列出。书中其他人物的开场描写,穿什么衣服,拿着什么武器,以及各种描写,动辄就会出现。这样的文学蓝本显得很臃肿,没有什么可读性。但这也正好符合评书的传播特点,以“说”的形式在民间流传。

回头看网络文学,其文本也很长。人物对话、心理描写,以及某一个场景的转化,都会有大段大段的描写,其中当然不乏重复甚至废话。这一点跟传统的评书吻合了,不不管是评书还是网络文学,因为拉得过长,在看或者听的过程中,可能受众早已把前面的忘记了。

第二,网络文学和评书的受众都是最广大群众。

每个人看书的爱好不同,但是古代的评书艺术是喜闻乐见和老少皆宜的,如今的网络文学,亦是如此。因为受众面很宽泛,所以书中不会有什么高深的理论,都是我们平常理解的善良和邪恶,结局大部分都是大团圆,这么写,为的就是照顾最多的读者罢了。

如此比较一番你会发现,不管评书写作还是网络文学,其都是各自时代里,受众面最广的文学形式。你可以说它是快餐,也可以说它是通俗。

第三,网络文学和评书都以故事性为主,弱化甚至不必讲求文学的艺术性。

水浒和三国的故事,其早先流传的蓝本是评书蓝本,人们喜欢也是因为其故事的精彩。之后经过水浒和三国作者的文本整理,一定程度上,把故事性和文学性结合在了一起,于是就成了如今的名著。有太多的评书蓝本,其故事性都很强,而受众喜欢的,也是这一点。

过去流传至今的评书文本,我们耳熟能详的有瓦岗寨、杨家将、三侠五义等等,这类评书虽然不能跟四大名著相提并论,但能传唱至今,其实也算是一种经典了。而古代的评书写作和说唱的文本有很多,那些失传和现在不知道的,就永远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了。

现代的网络文学,比如《鬼吹灯》和《盗墓笔记》,想必喜欢的人,都不会去研究作者是如何整理文本结构的,喜欢的大众都是被其中的故事深深吸引——这就是网络文学和评书的共同之处。

关注其故事性的长处,不代表其文学结构上的缺点就没有了。作为盗墓类网文的开山鼻祖,《鬼吹灯》在对话、环境、心理等描写上,与传统评书文本类似,过度的重复和啰嗦。比如主人公胡八一和王胖子,会大段大段的引用毛主席语录里的一些话。然而这种引用与故事情节的发展毫无关系,充其量对人物性格起到一点强化作用。而《盗墓笔记》的文学架构,更是逊色于前者。至于其他那些不出名写手的作品,水平更是层次不齐。这都说明网文的创作者,对于故事的看重和对文学性的无视。

一个可能的假设是,网络文学想要在文学性上有所建树,在创作池充盈的情况下,需要有作者主动站出来。就像水浒和三国当初成书的那样,其评书蓝本在民间流传多年后,终于有施耐庵和罗贯中出现,主动把文学性和故事性两者结合起来,从而诞生出了流传百世的名著。

然而一个事实是,电视和网络文化时代,网络文学的故事性除了文字文本,还有转化成影视文本和游戏文本的可能。网络文学改变成影视剧和游戏,已经在客观上宣告其故事性有了新的传播载体。如果说评书艺术的生存本质是“说唱,”网络文学延伸出来的生存新技能就是“演戏”了。

虽然网络文学的发展生态会持续繁茂而不会枯萎,但是故事性有了新的传播渠道,再加上传统文学形式不断示弱,是否会有创作者主动把文学性加入到网络文学的创作中去,这反倒成了很大的未知数。

不过笔者还是持乐观态度的。毕竟,宋元时代开始至今的评书艺术,发展了一千多年才有了经典的涌现。如今网络文学创作才十几年,其写作生态还处于牙牙学语阶段呢。未来,一定会有文学性和故事性都很优质的作品出现。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