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转载:从穿越的毒点,谈谈《最后一个使徒》的亮点

仍然来自“杨晨说网文”的转载文章。

卷土《最后一个使徒》小说封面

卷土《最后一个使徒》小说封面

记得当年看《王牌进化》,看到那种游戏设定化的写作,一开始感觉怪怪的,但渐渐也习惯了,觉得还蛮好看的,一口气看完后,又接着看《最终进化》。

后来知道,卷土原本就是做游戏策划类的工作,难怪写这类东西得心应手,也难怪DNF项目组会与他合作。

现在,卷土这本新书即将上架,我先转发个朋友写的书评,算是捧个场吧。

原文如下:

卷土算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一个作者了,从《王牌进化》开始到《最终进化》到《天择》,都是我相当喜欢的作品。
卷土的主角让我有种三观相合的感觉,所以总是给我很强烈的代入感。而且字里行间带着一种奋斗的感觉,看着热血沸腾的振奋。

从《王牌进化》到现在的这本《最后一个使徒》可以看得出来,卷土在写作方面的明显进步。
《王牌进化》很多人说是情怀加分,但实际上我这个对街机不怎么熟悉的也看得十分入迷。
现在这本《最后一个使徒》也是如此,为了这本书我还专门开始玩dnf。
先说说大家经常忽略的一个穿越理由的问题。
许多老白吐槽——正常人穿越不可能会怎样怎样,这男主反应太过淡定/震惊/漠然/接受得太快/不提及家人……以上都是毒点。
这里就用《使徒》一书来说说大神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
《最后一个使徒》穿越的原因是因为异世界的召唤魔法阵发生了偏差,出现在主角的面前。不明所以之下,主角和一个朋友将那召唤法阵上的献祭材料给拿了,所以被当成了召唤物来到异世界。
主角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而且还是基础功夫很扎实的那种。
这算是其中一个主角的金手指,对于一个单纯靠炼金药物和魔法,而缺乏战场急救的世界来说,男主可以混得如鱼得水。
而作者是怎么处理穿越后男主的变化呢?第一个要点,直接马上立刻不要浪费时间将男主扔到危险里面去。让他没时间思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这类哲学问题。
然后在男主角经历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剧情之后,就可以进行下一步:
俗气点来说就是给男主不得不继续前行的——羁绊。
从《王牌进化》到《最后一个使徒》,主角的设定也在不断变化中。
一无所有的孤儿(王牌)——孤儿但有亲人朋友(最终)——有家有口拖家带口(天择)——不仅拖家带口还利用上家庭背景了(使徒)
这一路变化以来,可以看出作者对人物情感方面的表现力也在不断提高。我至今记得《最终进化》开头里斗敌斗友的那一张,即使是在成为轮回者之前的剧情,也看得激情澎湃。
《使徒》一文的开头就是穿越,不过是男主跟另外一个朋友穿越。我原以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角色,或者说只是用来过剧情的“道具”。
毕竟除了一个名字之外并无更多的描写,然而后来作者给写了一个细节:

聊了这么一会儿之后,赵秋宇浑身湿透,已经是浑身颤抖,脸sè青白,牙关“得得”相击,貌似已经是冷得不行了,他却看了看周围,悄悄的从怀里面掏出来了半个黑漆漆的东西,看起来有些像是番薯这种植物的块茎,还有些得意的道:
“你也肯定没吃东西吧,昨天晚上我在他们的火堆旁边偷偷拿的,咱们正好一人一半。”
说着便将这东西掰开,把大半块塞给了杜瑜琦,然后自己拿了小半块就往嘴里面塞,大口大口的嚼着,然后吞下去,噎得都几乎是直翻白眼,看得出来真的是饿极了,并且还要贼兮兮的偷看着周围,那模样可以说是要多猥琐,就多猥琐。
可是杜瑜琦却半点儿都不想笑,反而觉得胸口里面堵得慌。

在自己都快要饿死的情况下,赵秋宇还愿意将一半的食物分给男主杜瑜琦,光是这一点,赵秋宇的形象就已经相当鲜明地立起来了。
这也是我一直都很推崇的,以情节树立人物形象。
当然,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其实也明白了一点,这赵秋宇是在竖旗子啊!基本上给男主送温暖的角色都是后面用来拉仇恨的,果然过了几章赵秋宇就被boss小丑给干掉了。
这也为男主下一次继续穿越埋下了最长的一条伏线,追杀小丑肯定是中长期的一个目标。
这也的也能让男主从一个普通人真正转化为一个异世界冒险者的过程。

英雄必须面对问题、挑战或者奇遇。一旦冒险召唤响起,他就无法无限期地赖在襁褓般的正常世界里。
也许大地正在面临衰竭,就像亚瑟王传说里寻找圣杯的情节一样,只有圣杯能够治愈大地的创伤。在《星球大战》里面,冒险召唤是莉亚公主危急之中给老智者欧比旺?肯诺比发出的全息信号,通过他使卢克加入冒险。莉亚被达斯?维德抢走,就像希腊的春之女神珀耳塞福涅被冥王普路同抢到阴间一样,救回她对恢复宇宙的平衡至关重要。
——《作家之旅》

这个过程必须是合理的,否则的话后面的剧情就会显得十分的突兀。这样一来《使徒》就完全避过了刚开始穿越时候可能遇到的毒点。
接下来说说另一个穿越的时候会出现的毒点。
依旧是老白们的抱怨,明明可以来回穿,你带XXXXX去都比你带个XXXXX要强啊。
类似这样的情况,相当多。
大家对于双穿门,肯定会有自己的想法,作者写得跟自己想法不同有可能就会变成毒点。
遇到这种情况,大神是这么处理的。
第一,利用男主的背景,限定了他擅长的东西。
医学院学生——药物。这个就是钦定的感觉了,也是能够让读者迅速接受的原因
许多人写穿越,几乎不写穿越前的一切,单纯一句屌丝概括了,还是无父无母无牵挂的那种。
但他们忘了介绍男主擅长什么,所以读者就会根据自己脑补一堆设定,自然就会出现冲突了。
然后就是最麻烦的——异界与地球法则冲突的设定问题。
堆砌设定是最大的毒点,这对大部分读者都一样。
大量繁复的设定,你要怎么告诉观众什么可以穿什么不能带着穿越?
之前在原评已经讨论过许多关于堆砌设定的问题,我一直认为,与其大篇幅地写说明文,不如让设定融入到剧情里面,让读者一目了然,层层加深理解更好。
这里涉及到一个笔力的问题,而对卷土来说这恰好就是他所擅长的设定方面的能力。
将原本成为麻烦的地方变成为吸引的剧情设定。
一开始,以火药武器在异世界无效(男主看到枪手武器威力低)作为这个设定的开端,埋下伏笔。
然后“捡到”了跟自己一起穿越的“烧碱”,并确认这东西在异世界也有用。这一段就等于告诉读者,并不是一切的东西都无效,可以发挥想象力了。
然后就是利用“烧碱”将第一个遇到的boss小丑给重创。这里告诉读者地球物品也能产生巨大作用,获取巨大战果。
到了这一部,大家应该就会对下一次穿越带什么东西而产生想象和兴趣了。
接下来,第二次穿越,男主带“毒箭木”的汁液和大量的普通药品进行穿越,结果被位面法则弄成一团不明粉末,浪费了许多。
这里又是一个伏笔,给男主提出了一个问题:穿越后药物大量浪费怎么办?
然后之前杀boss小丑的战利品是一枚空间戒指,以此作为解决问题的办法。
所以再下一次穿越的时候,携带的东西就不会损坏了。
不过这些药物的效果会发生变化,例如毒箭木的汁液,原本见血封喉的毒性被改变成持续剧痛和溃烂红肿的效果……
像这样的变化,如果抽离出来会觉得有点复杂,但当这些细节融合到剧情里面的时候,就会让读者一下子记住并且理解。
这就是大神在堆设定的时候跟普通作者的区别。

总体来说,《最后一个使徒》这本书的质量是在水准之上,单纯从书来看,是一部还是相当不错小说,或者将每一次穿越当成小副本的无限流也并无不可。在题材方面,这也是相当不错的创新了。

转载PS:实话说《王牌进化》《最终进化》这种类似无限流的,有怀旧游戏原作加成,看起来的确很爽。但是《最后一个使徒》这个DNF游戏定制文,我基本没接触过地下城与勇士这游戏,所以里面的爽点有点get不到吧,总感觉不太看得进去。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