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对于IP开发现状与趋势的思考

来自爱网文的分享,继续关注网络文学IP改编的一些情况,主题:《如何打造IP共赢模式》。

相关人物:

罗立:阅文集团副总裁,原起点中文网创始人,网名“黑暗左手”。

罗立:阅文集团副总裁,原起点中文网创始人,网名“黑暗左手”。

王卓:《三声》创始人,关注公司、人物、热点、资本,从商业的角度来解读娱乐。

王卓:《三声》创始人,关注公司、人物、热点、资本,从商业的角度来解读娱乐。

昨日,《三声》创始人王卓受邀出席“2016上海网络视听季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中的分论坛“互联网影视创业投资沙龙”,对话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共享对于IP开发现状与趋势的思考。

“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罗立如此说道。拥有多个热门网文及签约作家的阅文家团,被市场称为IP巨象。其背靠腾讯,有着腾讯游戏、腾讯/企鹅影业、腾讯视频等生态互补平台,凭借强大的IP孵化和内容输出能力扮演了腾讯泛娱乐生态的轴心。

2016年6月,阅文提出了IP共营合伙人制度,试图将自己从一个IP拥有者和授权者升级为IP运营者,优化IP产业链开发。“阅文负责故事,合作伙伴负责专业,这就是IP合伙人的精华”,罗立曾在今年的ChinaJoy大会上如此说道。

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度后,阅文正在逐渐试水,形成独具特色的IP运营策略。一方面,用户将在整个开发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其中,二次元动画爱好者将成为缩短IP孵化周期和试探市场反应的重要角色。同时,寻找契合的合伙人将成为阅文下一阶段的重要任务,联手共建一个基于高端IP的世界观,并基于此进行全方位的开发。

在这场对话中,罗立透露,阅文正在着手打造全新的概念,预计在今年结束前会发布一些以合伙人方式运作的大项目。关于未来一段时间内IP市场会发生的变化,罗立认为,IP价格会随着制片经费的增长而上涨。

“对现在整体比例没有超过5%的版权来说,它的价格是被低估的。”

以下是对话整理:

【王卓】:超级IP这个词被反复提起,你怎么定义超级IP?

【罗立】:我觉得超级IP有一个核心,它应该是不会被消耗掉的。比如西游记,当你去做一个西游记相关IP的时候,无论你做的多糟糕,对它本身是毫无影响的,这样的东西就是超级IP。我们希望通过阅文的运作能够把一些IP变成超级IP。

【王卓】:IP本身的创作者和开发者,管理者之间的结构在发生变化,那么大家站在什么样的角色,或什么样的位置上最有利于打造这个模式?

【罗立】:这也是我们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度的初衷。我们认为市场上很多IP的开发方式很传统,新的IP跟过去在电视纸媒时代培养出来的传统的开发方中间一定会有矛盾,如果市场永远不可能是错的话,我只能说或许开发这边遇到了问题,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提出合伙人,我们想通过商业利益的让渡来获得更多的权利,当这个新的系统成立的时候或许才能够用全新的模式去获取新的内容。

【王卓】:阅文集团的IP共营合伙人制度,现在进展如何?

【罗立】:到目前为止的很多项目和合作仍然沿用6月份之前的概念,但是我们正在着手打造全新的概念,基本上有眉目了,可能在今年结束以前会发布一些以合伙人方式运作的大项目。

【王卓】:阅文集团会通过哪些合作或者手段确保合伙人制度的共营?

【罗立】:作为下游市场的新来者,破坏原有的规则是很困难的。我们在乎的是志同道合,就目前的市场环境而言,大IP不见得就赢,小IP也不见得就不行,也会有一些惊喜出现。合作的东西不在于大小,而在于最后的结果。

【王卓】:在开发IP的过程中会根据用户的需求或者期盼做哪些调整么?

【罗立】:我认为整个市场就应该根据用户的反馈和想法去调整内容。但根据现有规则,学好莱坞边拍边放是不太可能的。我们摸索出了一个比较完善的手段,即全新布局动画业务。在中国,动画片是高风险行业,但动画市场的用户是非常关键的。这些用户是年轻群体中最活跃,最愿意发表自己观点的人。技术不好可以不在乎,但是内容不好是不行的。我们通过这点来试探市场,如果内容他们是接受的,那么进入到影视环节就有了把握。

【王卓】:边拍边播是好莱坞的固有模式,很多人标榜自己是模仿好莱坞思路,好莱坞拿到中国真的有效吗?

【罗立】:答案是无效的,有一句话是“一直被模仿重未被超越”,但是可以从成功的商业公司或者模式里面总结出客观规律,再利用本土化的外貌去改变它,那就一定会成功。

对话现场

对话现场

【王卓】:阅文集团从好莱坞学了哪些方面?

【罗立】:基本上没有学,因为阅文集团开创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商业模式和阅读方式。如果说模仿借鉴,更多是在运营方面;就核心本身来说,只有别人学我们,我们暂时还没有什么可以学的。

【王卓】:好莱坞很多IP都经过的长时间的孵化,相比之下,中国的速度则快很多,也被视为更功利,你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罗立】: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投资越现实大家想要回报的越快,但是文化需要一个时间去磨的过程,谁最有耐心谁更不着急挣钱可能未来活下来的就是他。

【王卓】:阅文是如何掌控IP开发节奏?

【罗立】:阅文的IP开发工具是基础,我们做最红的东西,这些是有粉丝基础,成功率会高一些,所以我不知道明天会做什么,但是我知道明年一定会有一个大的IP。我们有很多网红IP或者是红人IP的概念,很多当红的作家本身就是IP,他的新作品也就具备了大IP的基础,另外,每年通过多层级竞争出来的新人作家,也会成为我们的IP。

【王卓】:文学IP改编需要突破哪些限制?

【罗立】:我是坚持改编最好遵从原著,因为原著是得到市场检验的,得到广大的粉丝认同的。一旦变化了,买它的理由就没有了。

【王卓】:一个产业如果能达到良好状态,一般是解决了规律化和规模化的问题,阅文如何保证自己IP开发的有效性?

【罗立】:其实文化行业是特殊的行业,是没有办法复制的。即使你上一步成功了,也无法保证下一步成功。如果进入下游投资的话,只能非常严苛地把每一个加分值体现出来,认真做好每一步。但是这只能提高你的成功率,并不保证你能成功。电影工业的内核是认真完成每一个环节,它是有标准的。

【王卓】: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在美国,好莱坞常常要和华尔街联系在一起解读。

【罗立】:是的,从2016年开始很多美国好莱坞的公司都开放投资了,说明华尔街不敢投,才开始找中国人。

【王卓】:IP开发者应该先人一步去了解亚文化或者是了解年轻用户的,阅文是如何完善自我学习的?

【罗立】:只能多看,多花时间去研究为什么他失败,为什么他成功,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因为整个市场的发展是非常快的。唯有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认同不认同,你先去看,总结年轻人为什么会喜欢。我很反对一点,很多说看不下去,就来一个二手的反馈,这样我很反感。

【王卓】:对于IP改编来说规模化都有一个天然性的难点,但很多人会把产业链这个词打出来,怎么在这两个貌似悖论的地方找到一个平衡点?

【罗立】:传统的公司会以资本为纽带进行强行整合,把好的团队收进来,但是这会产生消极怠工的现象。我们想通过项目把大家捆绑在一起,各自做擅长的部分。合伙人的合作不是所谓的三年版权,五年版权,因为一个好的故事是具有非常好的世界观,而这个世界观一定是整个行业认同的。我相信所有的公司只是拿授权的话,一定会愿意获得更长时间的授权,这种情况下我们做合伙人才有了条件。

【王卓】:你怎么看未来一年或者是一段时间之内IP市场可能会出现的变化?

【罗立】:我们一直说今年是电影的寒冬,但其实可以从中看到另一个希望点,因为今年的失败案例跟过去是不一样的,今年是为全新的拍摄模式缴了足够的学费,所以大家不要因为暂时的停滞期而失望,我对此是充满信心的。

同时传统影视观众在整个收视群体比例中已经下降了,全新的观众会成长起来。对于内容开发公司来说面对的将是一个全新的蓝海市场,谁能够更快地适应全新的用户、全新的市场,谁就可以成为这个行业里新的强者。

另一方面,IP会随着制片经费的增长而上涨。因为内容永远是核心,当制片经费上涨,演员价格下降,涨的部分会在哪里呢?制作是必须的,对现在整体比例没有超过5%的版权来说,它的价格是被低估的。

“2016上海网络视听季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承办,中国(上海)网络视听产业基地、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协办。分论坛“互联网影视创业投资沙龙”由兰渡文化协办,感谢兰渡文化对《三声》的邀请。

转载PS:“我是坚持改编最好遵从原著,因为原著是得到市场检验的,得到广大的粉丝认同的。一旦变化了,买它的理由就没有了。”从这句看来,大家都是很明白这个原则的,可惜具体实施起来就有各种困难。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