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常委陈建功:设网络文学奖不需“洪荒之力”

转自中国网:

——设网络文学奖不需“洪荒之力” 政协常委会为网络文艺建言

“我们不能只知道某某网络作家一年有5000万的收入,我们还应该知道他们中间有六七万人在拿着低保写作;我们不能只呼吁他们‘别浮躁’‘别粗糙’,我们还应该知道他们中的‘大神’,每天写作的更新量是5千到1万字。若不更新,只好称病;称病日久,饭碗没有。”——全国政协常委陈建功发言。

“面对异军突起的网络文艺创作队伍,许多相关部门还停留在‘集训’、‘表态’、宣示‘重视’的层次,在制度建设和工作方式上,还未见创新……在国家级文学奖项中开设‘网络文学奖’,好像并不需要‘洪荒之力’,但至今尚未见到这一奖项的设立。……这种有意无意的‘边缘化’不能不说仍然透露着传统文艺形态的傲慢与偏见。”

十二届全国政协第十七次常委会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在大会发言中呼吁政府面对新的文艺形态,“跟上节拍”。

“跟上节拍”,——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对新的文艺形态,我们还缺乏有效的管理方式方法。这方面,我们必须跟上节拍,下功夫研究解决。”

也是在上述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两名网络作家首次受邀参加,评论界认为此举释放了为网络文艺正名的重大信号,网络文艺从业者“喜大普奔”。随后,2015年10月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提出要“大力发展网络文艺”。同年,“加强网上思想文化阵地建设”被写入“十三五”规划建议。

2年过去了,“亟待‘下功夫研究解决’的问题不胜枚举。”陈建功说。

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分组讨论现场

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分组讨论现场

“网络文艺依托互联网+、新媒体等,深度融合科技与艺术的魅力,呈现及时性、交互性、便捷性、鼓动性等鲜明特点,但也存在许多不容忽视的问题。”全国政协常委高武生列举网络文艺普遍存在的问题:

急功近利向钱看,商业化、娱乐化倾向严重;

为博眼球冲击底线,变态心理、极端情绪等消极丑恶的东西泛滥,低俗、庸俗、媚俗、恶俗现象屡禁不止,抓住人们猎奇心理颠覆传统伦理道德;

不分善恶,恶搞历史,诋毁英雄,偏离正确方向。

“网络文艺只有坚持正确方向,才能走得更稳、更远、更好。”高武生建议把引导网络文艺健康发展作为一个全新的时代课题来研究,构建网络文艺发展的理论体系,规范网络文艺发展中的监督治理,提升监管水平。“尤其要科学区分网络文艺与传统文艺的共同点和不同点,防止互相割裂和简单代替。”

“网络文艺可以反映多样化的社会生活、多样化的价值观,但社会主流价值观仍然是网络文艺的基础。网络文艺需要引入更多的社会精英、主流人群、知识阶层。但是这些引入不应该是行政命令式的、拉郎配式的,而应该是吸引和被吸引的过程,是碰撞与融合的过程。”全国政协常委谭萍呼吁借助主流的文艺创作队伍提高正能量在网络领域的影响力,“目前文学精英和思想精英在互联网的文艺生态中,创作和发声的意愿、本领都明显不足,这种状况需要改变。”

“我们不能只知道某某网络作家一年有5000万的收入,我们还应该知道他们中间有六七万人在拿着低保写作;我们不能只呼吁他们‘别浮躁’‘别粗糙’,我们还应该知道他们中的‘大神’,每天写作的更新量是5千到1万字。若不更新,只好称病;称病日久,饭碗没有。”陈建功的大会发言中说,相关部门的监管治理以及法律法规的出台,要调研了解“网络文艺工作者需要在资本、生存和艺术之间谋求一个立足点”的真实情况。

“亿万‘网络土著’青年中正在成长出一支草根文艺创作大军。”全国政协常委、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副书记、全国青联主席贺军科在常委会专题小组发言中呼吁大力培养优秀草根青年文艺人才。

“引领网络,就引领了青年;赢得青年,就赢得了未来。”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马德秀提供的数据:20-29岁的网民超过2亿,因此,马德秀建议既要培养和凝聚宏大的网络文艺青年生力军,更要让传统文艺工作者成为网络文艺的重要力量,从专业角度创作更多有筋骨、有温度、有黏度的网络文艺作品,引领青年网民的健康价值观念。

转载PS:期待文中提到的国家级文学奖项“网络文学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