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很有趣的短篇:我对这个全员主角命的世界绝望了啊!

转载来自微博热门的一个短篇小说。

——同桌在修仙,后桌有穿书金手指,班花身负“逆袭成名系统”,好基友来自星际时代,学委貌似是重生的,就连班主任都是古穿今——妈蛋,我对这个全员主角命、只有我是路人甲的世界绝望了啊!

[→转载来源]

同桌在修仙,后座有穿书金手指,班花身负“逆袭成名系统”,好基友来自星际时代,学委貌似是重生的,就连班主任都是古穿今——妈蛋,我对全员主角命,只有我是路人甲的世界绝望了啊!

1

同桌在修仙

同桌在修仙

同桌辟谷的第三天,好饿、好饿、好饿。
我趴在课桌上奄奄一息,看同桌正闭着眼修炼,便偷偷把手探向课桌里的饭盒……
“咳咳。”身边的仙女儿清清嗓子,眼睁开了。
我连忙讨好地笑了笑:“哟,醒了?打个商量,我妈看我两天都把饭盒原封不动地带回去都急坏了,今天特地给我炸了鱼,您就让我吃两口,顺便也赏脸尝一尝?”
“哼。”同桌漂亮的眉头皱起来,纤手一翻,掌中出现一白玉瓶:“喝这个,为你好。”
哎,又是传说中既能饱腹又能增加修为的辟谷水,问题是我对凡尘多有留恋不想飞升位列仙班啊!虽然心里多有吐槽,可对上同桌那双漆黑的大眼,我还是顺从地接过来喝一口。
同桌见状,满意一笑,恰如春花盛绽,令我忍不住跟着微笑起来。
同桌在修仙,这是我无意间撞破的秘密。一个月前放学,我被班主任带到后巷,说话的间隙扭头,正看到同桌经过巷口。她四下看看,没有发现巷子中的我们,熟练地捏了个手决,脚下凭空腾起一片云雾,载着她轻飘飘地走了!我大惊,惦记了一晚上,第二天来学校偷偷问她。她难得慌乱,脸红起来,央我不要告诉别人。
好,不告诉别人,嘘,这是我们同桌间的秘密。

2

后桌会穿书

后桌会穿书

我不仅跟同桌有秘密,跟后桌也有秘密。
“哎哎。”自习快结束的时候,我感觉身后的人用硬邦邦的东西戳我。略一偏头,果然看到一把水果刀的刀把。这把水果刀后桌总是不离身的带着,原因无他,因为这就是后桌的金手指。
后桌的金手指是穿书系统。有一次他一边削苹果一边看黑道小说,一不小心削到手指,血染到刀刃上。后桌只觉眼前一黑,再睁眼竟然到了那本黑道小说的世界,手里还攥着那把水果刀。随后,水果刀的刀把上出现文字,声称他的任务是在这个世界白手起家成为黑道大佬、千万富翁!
由于书中的世界跟现实世界时间流速不同,即使他在书里的世界花了四五十年才得偿所愿,回到现实时间才过了四五天。根据水果刀的提示,只要阅读新的小说,他就可以进入新的世界,再次开启征程。
“那种感觉太美妙了,虽然疲惫,但也上瘾……”一天体育课上,后桌揽着我的肩膀给我看那把刀,口气深沉,“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用力点点头。
“不过第一次也给了我一点经验,一开始口袋空空的话也太难了……”他叹了口气。
我想了想,把口袋里的钱掏出来塞给他:“给。”
“这些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都给我了?”
“嗯。”
“嘿,好小子,够义气!”他畅快地大笑,用力揉了揉我的脑袋。
随后的一个星期,他果然不见痕迹,我知道,他已经去征服另一本书中的世界了。

3

班花有系统

班花有系统

后桌拿水果刀的刀柄戳戳我,我就知道他需要进入新世界后的启动资金。把钱借给他,他果然又失踪了。
后桌的频繁失踪引起了班花的注意,这两天她总过来打听后桌的行踪。看我望着她,就微微皱眉转过身去,我知道,她对我心怀芥蒂。
这种芥蒂是有来由的,虽然没跟她核实过,不过我确定她身上有“逆袭成名系统”之类的东西……作为她的初中同学,我很清楚她那时是如何的其貌不扬、默默无闻。
可自从进入高中,她就变得时髦漂亮起来,整个人也活泼了许多。不仅如此,她还变得很善于聊天,知道如何才能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每当她的言论成为同学们的热门话题,我就发现她的眼睛变得比之前更亮,整个人看起来也会更加精神、艳丽,显然,她一定是通过声望点数向自己的系统换了道具,强化了自己的体质。
大概是清楚系统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变化,怕别人发现端倪,所以她面对唯一一个跟她一起考入这所高中的初中同学——我——总是保持着十分警惕的态度,唯恐我说出她的秘密、让她被研究所的科学怪人们抓取解剖。
哎,想太多,我身边主角命多得很,何必要对她的系统大惊小怪?

4

基友穿越者

基友穿越者

不说别人,就说我的好基友吧,他就是穿越人士,而且是星际穿现代。
不仅如此,他还身负异能,这份能力就算放在他们那个时代都惊世骇俗:操纵虫族!
据我观察,基友可以通过脑电波跟虫族进行交流——我们这个时代没有虫族,基友就直接用虫子代替了。他可以指挥虫子排成既定的队形,可以指挥虫子潜入他想潜入的任何地点。
这项技能在现在看来用处不大,顶多用来偷偷期末试卷,不过在星际时代应该能力挽狂澜:人族的机甲战士在与虫族对决时,跟虫后抢夺虫族的控制权,光想象就能知道那是一幅多么惊心动魄的场景!
嘿,看在这家伙曾在未来拯救全人类的份上,就不计较他的虫子偷试卷却让我顶锅的事啦,好朋友嘛,有难同当咯!

5

学委重生者

学委重生者

顶锅这件事我不计较,那个戴眼镜的学委却计较。老实说,她是这个班里最大的麻烦——一个重生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班里聚集了这么多主角命,不过就算按照常识来说这也不正常。作为重生者的学委显然对这些不正常最敏感,从她时常紧蹙的眉头我就能看出这一世和她的上一世差别有多大,事情的脱轨有多严重。
她总是有很多意见,总是试图把事情导回上一世的轨迹,想想她也挺可怜,好不容易重生了却发现自己的“先知”功能屁用没有。
哦,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起码她能给我找麻烦。比如今天她又追着我说:“这件事明明是他做的,你为什么要认下来?”也许因为经历过一次,所以她知道试卷是好基友偷的。
但我不想背叛朋友,于是我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应该告诉班主任,让他来主持公道!”学委的双拳紧握,眼睛里似乎燃烧着火焰。
“呵呵。”我对她耸耸肩。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难看:“难道……她们说的那件事是真的?班主任他真的?!”
糟糕,难道她也发现了班主任的秘密?

6

班主任古穿今

班主任古穿今

班主任的秘密并不复杂,他应该是古代穿越到现代的大侠。
这大侠武艺高强,以教鞭当棍能舞得虎虎生风,力大无穷,守着办公室门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他对现代生活适应还算良好,不过观念比较陈旧。一个是看不上现代这个父纲不振、师纲不兴的风气,经常在课堂上大加感慨;再一个是崇尚古代“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一套,喜欢对学生罚跪、打手板,还逼着学生叫“爸爸”;还有一个就是对现代的婚姻制度不怎么认同,满脑子三妻四妾断袖结契……
嗐,找他澄清,万一好基友也被他罚,那怎么办?

7

“……同桌在修仙,后座有穿书金手指,班花身负‘逆袭成名系统’,好基友来自星际时代,学委貌似是重生的,就连班主任都是古穿今——妈蛋,我对全员主角命、只有我是路人甲的世界绝望了啊!”
站在讲台上的校长念完最后一段,合上了手里的笔记本,低头看向坐在下面的学生:“这就是他日记里的最后一段话,写完之后,他就跳楼自杀了。”
学生们都低着头,一声不吭。靠窗倒数第二个位置空着,整个教室只有那里没有人。
校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继续说道:“你们的班主任因为涉嫌猥亵、虐待未成年学生被警方调查,校方已经将他停职,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再行处理。”
“但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想先跟你们聊一聊,让你们听一听他的日记,了解一下那个死掉的孩子是怎么看待你们的。”
“他的同桌,最早目击到他在巷子里被班主任猥亵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一溜烟跑掉了;事后央求他不要声张自己的软弱,又嫌弃他‘脏’,声称他有体味不许他吃饭、只让他喝水,肆无忌惮地欺负他,在他眼里是在修仙。
“他的后桌,一个喜欢看网络小说、总是拿着水果刀向他打劫然后去玩网游的小混混,在他看来是一个可以穿越进小说的奇人。
“你们班的班花,他在这个学校唯一的初中同学,因为怕他说出自己在初中的不起眼所以带头排挤他、孤立他,在听说他被班主任猥亵后非但不举报、不帮助,反而把这件事当作谈资大肆宣扬、换取自己的关注度,在他眼里带着逆袭成名系统。
“他所谓的好基友,他自以为最好的朋友,平时总是把虫子扔在他的书包、抽屉甚至饭菜里吓唬他,偷了试卷还栽赃嫁祸给他,在他眼里是从星际时代来的英雄。
“还有学委,隐约察觉了所有事实、试图拨乱反正最后却胆怯的孩子,在他眼里是洞悉一切未来却无能为力的重生者。
“最后是你们的班主任,一个把学生堵在办公室、体罚学生、殴打学生、猥亵学生的变态,他!”
校长缓了缓胸口的怒气,继续说:“……这就是他严重的人。一直以来他都用最大的善意来揣测你们,用最天真烂漫、天马行空的想象来美化自己遭遇的所有不幸!可这一切有用吗,没有用!丑恶就是丑恶,伤痛就是伤痛,自欺欺人不能拯救世界,他的自我了断就是证据!”
“而你们,每个参与其中的人,每个无动于衷的人,包括明明管理学校却对这一切一无所知的我,都是帮凶,都是凶手。”
“最后,送给同学们一句话。”老校长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大大的两行字:

生活不是小说
对任何形式的校园暴力说“不”

===END===

马上开学了,再次向大家呼吁:请不要对你身边的同学施加校园暴力(欺凌弱小,语言羞辱,敲诈勒索,殴打虐待及其他),更不要对发生在你身边的校园暴力无动于衷。
生活不是小说,每个人都是有血有泪、活生生的存在。愿每个孩子都不会遭受欺凌,愿每个孩子都不是冷漠的帮凶。

转载PS:应该是一位网络小说作家写的短篇小说,很正能量。正值开学,转载分享给大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