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武侠《侠客行》小说读后感:有很多值得细细品味之处

前几日看到金庸老先生去世的消息,内心某处仿佛被触动了一下。
童年最广为人知的五位“大侠”——金古梁温黄,如今只剩下了温巨侠尚在。
岁月催人老,查大侠走了,可是他笔下的江湖依然还在。
很惭愧,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算金庸先生的一个“云读者”,但好在我勉强对老先生的《侠客行》有些了解,算是有一点动笔的资格。

配图:侠客行

配图:侠客行

天下风云出我辈

《侠客行》似乎并没有像射雕、神雕、倚天、天龙那么“家喻户晓”,也许是由于它的影视化并没有其他几部那么成功,不过这并没有掩盖它本身优秀的地方。
《侠客行》当中其实有很多元素在现在的网络小说中也有,比如孪生双子的设定、身世悲苦的主角、误打误撞习得神功等等。但这些都不是吸引我的地方,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书中塑造的几个人物以及那首李白的《侠客行》。

一入江湖岁月催

石破天也许是金庸小说里最“朴实”的男主角。别人的主角总是扮猪吃虎,而石破天不用扮,自己就是个“猪”。而且,石破天这个略带霸气的名字并非他的本名,他真正的名字是叫“狗杂种”。
他很佛系,即使习得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太玄经,也不曾有称王称霸的念头,反而好心地将个中奥秘告诉了研究了大半辈子的侠客岛主;他很固执,母亲让他这辈子不求人,哪怕谢烟客以性命相威胁他也绝不低头;他也很善良,整篇小说下来,算计他,想害他的人很多,但他却不曾故意去害人。
讲道理,如果在现今的爽文小说中,是这么个无欲无求、不爱装逼还有点圣母的主角,十有八九要扑街,但金庸偏偏就这么写,还写得很成功。在我看来,即使他最后成为了人人敬仰的石破天,但在他心里仍然将自己当作是那个山里的“狗杂种”……

皇图霸业谈笑中

比起石破天,也许石清夫妇才是《侠客行》真正的主角。
金庸曾经说过,本书他所想写的主要是石清夫妇爱怜儿子的感情。这一对夫妇,比起江湖里赫赫有名的大侠,更像是一对为了儿子操碎了心的父母。
儿子石中玉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子,时常惹下事端。而作为他的父母,石清闵柔只能放下身段,去给人赔礼道歉。
印象很深的是,在将石破天误认为是自己的儿子石中玉后,随即倒路边的小庙里还愿。向来不信鬼神的闵柔一字一句地向神像虔诚祷告,宁愿自己减寿十年只愿儿子平安喜乐。诚然,石中玉的不成器有石清夫妇的责任,但这当中的舔犊情深却让人不得不动容。
也许他们不是兼济天下的大侠客,也不是统辖一方的大枭雄。他们没有什么皇图霸业要去实现,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自己的孩子平安成长。这样的父母,平凡朴实得仿佛就在你我身边…..

不胜人生一场醉

对我来说,整本书最让我拍案叫绝的,就是对《侠客行》这首诗的引用。
听起来似乎很可笑,现在诗词变武功早已不是稀奇的桥段,但小时候看到的时候确实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十步杀一人”、“ 脱剑膝前横”、“救赵挥金锤”是剑法;“ 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是轻功。这样的引用给了武侠小说一种古典的浪漫,仿佛一招一式都带着点诗情画意。

《侠客行》写于《神雕侠侣》之后,《倚天屠龙记》之前,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给“射雕三部曲”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有人嫌弃写得平淡,有人嫌弃主角窝囊,但我想说这本小说还是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有很多值得细细品味之处。
在“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已成绝响的今天,看看老爷子的作品,也许是我们怀念他唯一的方式了......

最后的最后,斗胆引用老先生的一句话:“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文/口十仔)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快捷分享